十博体育app:从业者备受煎熬爱好者苦苦等待 马拉松何时开跑?

楚天都市报记者 邓鹏伟  每年一度的武汉马拉松本应该在4月份举行的,由于疫情的原因,今年的“汉马”何时举行尚不知,而在这个领域中,从业者基本无事可做,自然收入锐减,备受煎熬;跑惯了马拉松的爱好者们脚早就“痒痒”了,但何时能跑?也是个未知数……  这个千亿规模的产业,何时能够复工,目前还没有答案。  马拉松的千亿产值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近些年来,马拉松在中国呈“井喷”的状态,几乎每个省都有自己的马拉松,甚至于很多县,也都在举行各具特色的马拉松。  中国田径协会发布的《2018中国马拉松大数据分析报告》显示,2018年全程马拉松项目的报名费从80元至240元不等,其中报名费为120元的场次最多,多达50场。平均每场全马的报名费为130.05元。  汉马跑过长江大桥 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5年至2018年(1月-11月),中国马拉松赛事数量由134场,增至1072场,后者较2016年的328场增幅近200%。  如果没有疫情,国内马拉松将在今年迎来行业的高光时刻。国家体育总局2018年发布的《马拉松运动产业发展规划》中提到,到2020年,全国马拉松赛事场次(800人以上规模)达到1900场。中国田径协会认证赛事达到350场,各类路跑赛事参赛人数超过1000万人次。  《马拉松运动产业发展规划》中提到, 2020年,马拉松运动产业规模将达到1200亿元。  营运公司的困境  某马拉松赛事运营公司工作人员张浩辰介绍,其所在公司运营一场3000到5000人的马拉松赛事,总体费用大体在100多万元。按去年运营8场马拉松赛事计算,再加上组织其他体育活动, 张浩辰所在公司一年营收至少在1000万元以上。遭遇疫情后,公司上半年几乎颗粒无收,估计全年损失将达数百万元。  和这些小型马拉松赛事不同,北京马拉松、上海马拉松、厦门马拉松等“大马”,以及斯诺克、NBA、中超、西甲等观赏性很强的赛事,还有一笔十分可观的赛事版权转播费。比如,此前因疫情停赛的英超联赛所有球队被要求退还3.3亿英镑给转播商,其中2.23亿英镑将付给英国本土转播公司,1.07亿英镑则是赔给海外版权持有商。而东京奥运会延期,预计将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约60亿美元。  通常情况下,马拉松赛事运营公司主要通过政府招标的方式获得赛事运营权,一旦中标,往往会和政府签订3至5年的合同,合同期内,按照协议举办赛事。要运营一场马拉松赛事牵扯到的部门非常多,需要当地的体育、公安、卫健、团委等部门共同协作。举办一场小型马拉松赛事,运营商往往都要提前1到2个月做准备,更大型的赛事,准备时间则需要提前更久。  张浩辰透露,目前已进行了三场赛事的报名,人数在几百人左右,大多数选手都还在观望中,“因为上半年已经退过一次费,他们也担心现在报名了,到时候不能如期举办,又要去退费,都嫌麻烦。”  “短期来看,大家会有一些顾虑,出于对安全的考虑,可能不会立即参与进来,所以一个快速的反弹也明显不可能;但从整体趋势来看,包括这次疫情也让很多人更加关注身体健康,马拉松可能会迎来又一个大爆发。” 张浩辰说。  尽管各大赛事公司都在按赛事能如期举行做着准备,但能否顺利举行,大家心里都没底。  爱好者期待开跑  资深马拉松爱好者王云雷这段时间有点难熬。过去7年,王云雷每年参加一到两次马拉松比赛,这已经是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。  “没有比赛,也没什么动力。往年这个时候每天跑20公里都没问题了,现在跑10公里也很费劲,就是训练少了。”王云雷说上一次参加马拉松,还是2019年8月份的哈尔滨马拉松。 他还报名了去年11月份的北京马拉松,但因为中签率太低,最终没有抽上。  马拉松赛事一般都在周末举行,参加哈尔滨马拉松的时候,王云雷把老婆、孩子也带上,顺带旅游,两三天的花费得有四五千元。  “如果下半年有马拉松,像我这种爱好者,肯定100%会参加,但也担心到时候很难报名。”王云雷期待着能够痛快地跑一次。  所幸的是,目前CBA已经重启,中超复工也为时不远了,作为群众喜爱的体育运动,马拉松重回人们生活的日子应该不远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