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博体育app:中国的追风四姐妹 目标——奥运领奖台

雅加达亚运会取得亚军的中国女子接力队  2016年里约奥运会。  由汤星强、苏炳添、谢震业和张培萌组成的中国男子接力队拿到了男子4*100米接力的第四名。  女队则因为美国的申诉,最后被挤出了决赛圈。  似乎在这个项目上,中国男子终于阳盛了一回。  但实际上,要说起奥运田径接力进决赛,还是女队先于男队达成目标。李雪梅(左一)与曾秀君(右一)  2000年9月29日是中国短跑史上具有突破性的一刻。  当时由曾秀君,刘晓梅,秦旺萍,李雪梅组成的中国女子接力队,在悉尼奥运会女子4*100米预赛上,以43秒04排名第八,正好晋级决赛(最终也获得第八名)。  而如今,中国男女队面临着再次创造重大历史的机遇:看谁能在奥运会上首次摘牌!  让我们先单独来梳理一下女队的可能性吧。中国女子接力队比心  历史上,只有两只亚洲队伍进入过奥运会女子4*100米前八。除了悉尼奥运会的中国队,还有就是1932年奥运会上获得第五名的那支日本队。  不过,1932年的奥运会,参赛队没有预赛,女子接力是直接进决赛的。因此这几乎要时隔一个世纪的两支亚洲队伍完全没有可比性。  中国女队要突破,当然要连同所谓的早期奥运纪录,一并刷干净了才是。  中国女队绝对世界级梁小静、葛曼棋、韦永丽和孔令微  中国女队经过这些年的磨炼和调整,最新主力架构四棒依次是梁小静、韦永丽、孔令微和葛曼棋,替补则为袁琦琦和黄瑰芬。  虽然拿了不少挂牌子的荣誉,最好成绩达到过42秒31。但细数起来,姑娘们跑得最好的一次,是2019年世锦赛预赛。当时她们以42秒36,排名预赛第三。  这是在世界顶级赛事的舞台上,真正奠定中国女队世界级地位的一跑,也是笔者敢于把中国女队,放在奥运争牌高度的最主要依据。  因为疫情的关系,当下中国最强女子短跑六员战将分散在各地。2019多哈世锦赛准备比赛的葛曼棋  葛曼棋在福建省队基地、孔令微在黑龙江省队基地的许可赛上,都跑出了让人欣喜的百米成绩。  略过前段热门人物——神勇无比的葛曼棋,四人里主攻200米,在100米偏弱的孔令微也跑出了11秒35,回到她个人最佳水准。  唯一可惜地是,黑龙江省队基地许可赛竟然没有测风仪。所以她的成绩只能做参考,但疫情下,能够保持这样的训练水平,完全可以放心点赞。  奔三的韦永丽还能加速么  现在中国女子短跑的悬念,全部集中在今年还未在百米赛出场的梁小静和韦永丽身上。  梁小静的100米能稳定控制在11秒20左右,60米7秒20,是介于世界一二线之间的、亚洲顶级选手。  她们中,反而最吃不准的是大姐韦永丽。  从2011年开始,韦永丽就成为中国女子4*100米的领军人物。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太走运,在她运动生涯的末期,领到了难度指标最高的任务。  两年前,中国田径队在高海拔的瑞士拉绍德封刷成绩,结果被韦永丽刷出10秒99的新世纪中国女子百米新高。  19年韦永丽在同一片场地上又跑出了11秒04,连续两年位列亚洲年度最佳。比赛中的韦永丽(右)  但其实,除了这两个神乎其神的成绩之外,韦永丽这两年的百米成绩整体是呈现缓慢下行姿态,18年大体上是在11秒10到11秒30之间,19年则更多倾向11秒25到11秒40区。  年龄渐增,如同达摩克拉斯之剑一般高悬,没有谁能幸免。  7月份韦永丽已经是28岁零9个月,明年奥运重启之日,韦永丽妥妥奔三。  女子短跑是百分之百的青春饭,东亚女选手能在这个年龄段维持住高水准的,恕找不出太有说服力的前例。突破之类的,就只能当励志的用词了。  先不敢说明年,今年韦永丽状态如何,到现在还是迷雾一团。所以,韦永丽的二棒,孔令微的三棒,是非常让人揪心的中段。  后浪选手谁能替换?全运会赛场上的袁琦琦  有没有高水准替换人选?很可惜,没有。  中国女子当下除了这四人之外,这几年中国唯一百米能稳定在11秒5左右的——注意,这就直接退到11秒5层次了——是袁琦琦。  17年全运会200米冠军黄瑰芬这两年水准有点下跌,但也是中国队长期核心成员,配合默契度不成问题。  两人本就是中国队六人组成员,而且接力比赛太讲究配合默契,中国女子跑坛,眼下没有人能突围融入这个铁打配置之中。  中国女选手中,原本也有一批00后等待破土而出,比如冯璐璐、李玉婷、李贺、朱翠薇朱翠婷姐妹等等,可惜,疫情耽误了她们今年借着赛事检验训练水平的可能。多哈世锦赛梁小静安慰葛曼棋  中国短跑和短接的接力棒,未来肯定会交到她们手中,只是无法想像这两年里,她们中的谁能跑出韦永丽或者葛曼棋的11秒1或11秒2。  到奥运争牌这个高度,不考虑大面积失误的话,争牌队伍的四将平均水准,必须在11秒20之内。  我们必须、也只能力挺现在的组合,并期待韦永丽和其他三将都能在东京奥运会决赛上,跑出人生中最辉煌的一棒。  2011年,韦永丽在日本第一次代表中国队参加100米和4*100米的国际大赛(神户亚锦赛);2021年东京奥运会,是她的十年一轮回。希望结局对得起这位中国女子短跑大姐的坚守和付出。  不管结果如何,韦永丽已然无愧为21世纪10年代中国女子短跑的头号代表人物。  日本田径界有一个专有名词,将4*100米接力,称为“四继”。  和男队还有苏炳添、谢震业冲100米或者200米单项决赛的想法不同,女队短跑的期望,都在这个四继上。  有着20年的等待和4年前的懊恼,明年的东京奥运会,中国接力女队,显然有着独一无二的期盼和渴望。  (威猛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